温州 > 资讯 > 社会热点 > 正文

男子为妻追凶16年 嫌犯落网恨也消了

2017-12-04 16:57 出处 成都商报

男子为妻追凶16年 嫌犯落网恨也消了
男子为妻追凶16年:凌清华接受采访

  男子为妻追凶16年:2001年8月25日,在四川省遂宁市蓬溪县发生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不久前,肇事逃逸的嫌犯落网,被害人家属选择了原谅,这么多年过去了,恨也消了,放下仇恨才能活得轻松。

  2017年9月30日,在取得死者家属谅解的前提下,法院最终对肇事者作出“判二缓二”的裁决。

  11月28日,肇事者何小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有机会他想当面向死者家属表达歉意和谢意。

  这是一起典型的“从轻发落”。

  对于肇事者来说,这份谅解书至关重要。而对于死者家属来说,在16年的漫长等待和纠结后,最终是仇恨的消解和宽容的放下。“那么多年过去了,事实终究已无法改变。”死者家属说,“只有放下了,才能过得轻松。”在结束漂泊的生活和内心的煎熬后,肇事者也坦诚,现在心里轻松多了。

  旧案

  骑自行车撞人致死 18岁选择外逃打工

  2001年8月25日,稻谷成熟的时节。早上8点过,蓬溪县三凤镇梨树村村民何小平骑着自行车去赶集,家里收稻谷请了人,他去买些菜,车后座上还载着邻居12岁的孩子。

  蓬溪县金龙乡六村的冯朝容也去赶场,和两个村里人走在一路。在离三凤镇不远的一个叫莲花池的地方,长下坡,何小平骑车撞上冯朝容。冯朝容倒地昏迷,何小平与周边村民把她送到了三凤镇卫生院救治,因伤势严重,又转到遂宁市人民医院。

  那一年,何小平18岁,被吓着的他,在事故发生两天后,选择了外逃打工。一个月后,他在新疆收到家人来信,得知受害人最终没有抢救过来,从此,他悬着的心再也没有放下。

  那一年,冯朝容25岁,她的丈夫凌清华27岁,儿子4岁。得知妻子受伤的消息,凌清华正在地里干活,他惊慌失措地往医院跑。结婚几年,他和妻子感情很好,从未吵过架,大部分时间,他在城里打工,妻子在家带孩子,一家人过得清苦,但日子实实在在。

  这一切毁于一旦。他四处借钱救治妻子,但在医院躺了12天后,妻子最终没有挺过来。期间,何小平的叔叔在送来600元后,再无力支付医药费用。而更让他气愤的是,肇事者已经找不到了。凌清华报了警,蓬溪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认定,何小平负事故全部责任。

  追凶

  照看孩子摆摊修车

  尝试很多方法寻人

  妻子去世以后,凌清华幸福的生活也跟着毁了。为了救治妻子以及处理妻子的后事,凌清华背上八九千元的债务,他只有带着孩子来到遂宁城里,一个人既照看孩子,又摆摊修车,每天起早贪黑。

  这16年来,凌清华尝试了很多方法去寻找何小平,四处打听,也去过他的村子。他恨这个肇事者,毁了他原本美好的生活,而又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才出事的那两年,他常常整宿整宿睡不着觉,躺床上悄悄流泪。

  儿子小川跟他说,“爸爸,我们去找到那个人,砍他两刀。”那时候,儿子10岁左右,凌清华只有告诉儿子,那不行,得让公安把他抓起来。上学以后,小川大部分时间住在外公、爷爷家里,寒暑假会去小姨家渡过。从小没了母亲的小川备受家人疼爱,但他还是15岁就出来打工了,如今在云南昭通的一处工地上开挖机。对于母亲的记忆,他只有家里仅存的几张照片。

  去年,凌清华又去了一趟派出所,追究案子的查办情况,他说,一天不抓到他,他一天都不能心甘。

  这些年过来,凌清华一直在遂宁凯南客运站修车,他踏实,勤劳,为人和善,附近居民都与他相熟。他所居住的小区门卫文建国10多年前就认识他了,在文建国的印象里,“他跟任何人都合得来”。

  今年7月17日,三凤镇派出所所长蒋保华带着几个民警在何小平的家里将其抓获,随后把人移交给蓬溪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得知何小平被抓获归案,凌清华心里五味杂陈,“当时眼泪都出来了。”

  逃逸

  想挣点钱再回来自首 “心事压得喘不过气”

  原来,何小平一路逃到新疆,然后进了一家工厂打工。他心里充满内疚和焦虑,他不知道如何面对,晚上常常失眠,“那时候年纪小,什么都不懂。”没有人可以给他做主,家里只有两个老实巴交的叔叔,生活一贫如洗。父亲三兄弟,两个叔叔没有结婚,他是被父亲抱养到两个叔叔家抚养长大的。

  2004年3月27日,备受内心煎熬的何小平走进了新疆昌吉市一个派出所,投案自首,他把自己犯的事向警方作了交代。民警告诉他,这种情况回老家派出所更便于处理。他有考虑过回来,但最终没有成行。本次蓬溪人民法院的审判,调取了他在13年前的这次自首笔录,并认定其有“自首情节”。

  何小平称,他想挣到一点钱再回来自首,家里需要他,他也希望有钱能给予死者家属民事赔偿。2016年春节时,他托本村一个叔父,找到受害人的舅舅,进行协商解决,当时他能拿出5万元的赔偿,但最终没有达成协议。

  过去16年,何小平在新疆待了15年,在河南待了一年,算上这次被抓,一共回了三次家。内心的焦虑让他变得不爱说话,“心里装着事,压得喘不过来”,他说,他的性格本来是比较开朗的。在家里,他的二叔数落他,“闯了祸,也没挣到钱。”何小平苦笑,他说老人不理解他的状况,这么多年过来,他一直不能安心地去做事,没有过长远规划,“指不定哪天警察就会找上门来,得去关个几年。”

  何小平今年上半年回来,是因为三叔生病住院,他在医院照顾了一个月,紧接着自己的姐姐去世,所以一直待在家里,他本来还打算去河南上班的。他说,在河南的这份工作待遇还不错。但还没来得及离开,警察就找上门来了。

  原谅

  了解了家庭情况

  确实“极其脆弱”

  蓬溪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特勤中队中队长杨华负责此案,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受害人家属一开始态度非常坚决,不要赔偿,该怎么判怎么判。

  11月28日,记者在何小平老家看到,几间低矮的平房,确实空空荡荡,没什么像样的家具。何小平交了一个河南的女朋友,比他大10多岁,也在家里。杨华将当事双方家属组织到一起,进行调解。凌清华从未见过何小平,“不知道长什么样,听说个子高高的”,但他很清楚他家的状况,以前去过他家找过他,也打听了他的身世。归案后,何小平态度很好,积极配合调查处理。杨华认真了解了何小平的家庭情况,发现这个家确实“极其脆弱”,房子是政府扶持修建的,两个都已经70岁的叔叔需要照顾。

  在纠结了两个月后,凌清华最终在谅解书上签了字。一直在云南的小川跟父亲说,恨他也没有用了,妈妈也不能活过来,就让事情有个了结吧。在民事赔偿方面,按照当年的标准,一共将近6万元。何小平家拿不出这些钱来,东凑西借,最终只给了4万元。

  9月30日,蓬溪县人民法院决定减轻处罚,最终判决“被告人何小平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宣告缓刑二年。”何小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是最轻的宣判结果了,受害人家属的谅解,让他很是感激。

  凌清华觉得事情有个了结,“刚出事的时候,杀了他的心都有”,但人已经去了那么多年了,不能老去想过去,“心里放下了,才能过得轻松”。

  审理此案的蓬溪县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杨勇说,该案中的肇事逃逸情形有一定特殊性,为肇事者逃避承担法律责任的逃逸,事故发生后他参与了对被害人的救治,其逃逸情节与被害人死亡无关。所以,此案中的肇事者如果在没有履行民事赔偿及得到家属谅解的情况下,其量刑应该在3到7年,并一般都采用实刑,并有的自首情节也一般不会采信。

作者:记者 杨灵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您对“男子为妻追凶16年 嫌犯落网恨也消了”的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热门内容
    • 网友热议
    • 精彩内容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温州视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