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 > 资讯 > 社会热点 > 正文

独山县400亿怎么还?贵州独山县400亿债务

2020-07-14 15:57 出处 中国新闻周刊

  贵州独山县400亿债务:媒体报道,一位引进干部留下的400亿债务引发社会关注,独山县是国家级贫困县,4负债00亿怎么还?中国第一个破产县独山县,贵州独山县申请宣布破产成了网民关注热点。

  独山县隶属于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地处贵州最南端,与广西南丹县接壤,是贵州省乃至大西南进入两广出海口的必经之地,素有“贵州南大门”“西南门户”之称。虽有地理优势,但因基础设施落后、工业底子薄弱等原因,独山至今还是国家级贫困县。

  2018年,全县财政总收入完成10.08亿元(含出口退税), 2018年末户籍人口35.6065万人。据此推算,400亿的债务意味着独山县人均负债达11.2万元。

  据公开数据显示,独山县的财政长期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来自金融数据和分析工具服务商Wind的数据显示,独山县2004年~2017年的年度财政收入从4730万元增至4.49亿元,但年度财政支出却从4.45亿元增至27.17亿元。

  独山县“400亿”负债背后的政绩项目

  高尔夫球场、独山大学城、“天下第一水司楼”……有了大笔资金后,独山县多个大工程纷纷上马。其中很多项目,难逃被取缔、烂尾等厄运。

  2014年6月,人民网曾发文《贵州独山县建108洞高尔夫球场国家级森林公园生态遭破坏》称,独山县紫林山国家森林公园内2万余亩山林被破坏,目前已基本建成高尔夫球场和别墅,以及正在筹建的原生态养老养生中心、生态农庄示范园区等。

  独山县多位官员因此受到处分。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8月,潘志立被免去黔南州副州长职务;时任独山县长梁嘉庚也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2016年3月,潘志立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据悉,2012年3月独山县招商引入上海中体高尔夫工程设计有限公司,组建贵州贵龙国际生态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对紫林山国家森林公园进行开发,但在运作中以建设休闲草场为名,违规占用林地建设高尔夫球场。

  公开资料显示,“紫林山国际高尔夫球会”规划为108洞,是一个多样化的国际锦标级高尔夫球场,除了一般高尔夫度假中心应该有的游泳池、网球场、桑拿、按摩推拿等基础设施,还配有民俗博物馆、酒吧街、庙宇等。

  2017年1月22日,国家发改委官网发布《国家部委联合公布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结果》,透露全国共有111个球场被责令取缔,已停止了经营行为,土地按照规划恢复原状。该高尔夫球场位列其中。

  独山大学城也是独山县近年来投资的一个大手笔。

  黔南州官网显示,2013年贵州省第一座县级大学城落户独山县,即独山大学城。该大学城位于独山县城南部,距县城2公里,占地1.5余万亩,规划容纳10所大学,在校学生8万至10万人,总投资概算约135亿元。独山大学城的大学教育区包括东大学园区、西大学园区、国际合作大学园区、发展园区及山体公园四大部分,占地面积507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14万平方米。

  入驻独山大学城开办分校的有黔南师院独山校区、独山县中等职业学校、黔南民族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土耳其东地中海大学、英国赫特福德郡大学、北塞尼可西亚大学、北京大学民营经济研究院贵州产学研基地、中央音乐学院等学校。

  但是《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偌大的独山大学城内,目前仅有黔南民族师范学院、独山县中等职业学校等少数几所学校入驻。高调对外宣传的中央音乐学院等国内知名高校并未入驻。

  官方相关宣传中的多所“洋大学”,因未获得中国教育部认证,也被网友称为“野鸡”大学。

  因地处偏僻、不好招生等原因,有的学校入驻后又离开。2013年10月,黔南民族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原贵定师范学校)的1800余名师生入驻独山大学城,现在该校又迁出。

  目前,该大学城内有多个项目已经停工。比如,独山县西南职业教育基地建设项目,建设单位为独山县诚融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由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负责施工,造价为2.5亿元。

  《中国新闻周刊》发现,该项目的员工通道门口上贴了封条。封条落款时间为2019年1月20日。落款单位为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西南职业教育基地建设项目部。至今未见复工迹象。

独山县400亿怎么还?贵州独山县400亿债务
独山县400亿怎么还?贵州独山县400亿债务(独山大学城内,造价为2.5亿的独山县西南职业教育基地建设项目,自2019年1月被贴上了封条,停工至今。摄影/本刊记者周群峰)

  位于独山县净心谷景区内,举债近2亿元打造的“水司府堂”也受到舆论关注。

  水司府堂于2016年9月开工兴建,总建筑面积60000平方米,楼高99.9米,进深240米,共24层的大型全木质框架榫卯结构建筑,被称为“天下第一水司楼”。

  该项目对外宣称,建成后,有望申报三项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世界最高水族、布依族、苗族民族元素建筑;世界最大牌楼(跨度41米、高28米)。

独山县400亿怎么还?贵州独山县400亿债务
独山县400亿怎么还?贵州独山县400亿债务(2019年10月底,独山县盲目举债近2亿元打造的“天下第一水司楼”处于烂尾状态。摄影/本刊记者周群峰)

  《中国新闻周刊》走访发现,该水司楼主体建筑已经完工,内部装修工作等尚未完成,目前处于烂尾状态。但因其造型气派,宏伟壮观,仍吸引很多游客在此合影拍照。

  附近多位居民表示,水司府堂被称为“独山版的布达拉宫”,工匠都是从湖北、四川等地请来的,“因为发不起工钱,大约从2018年6月就停工了”。

  独山有的融资项目还被央视《焦点访谈》栏目点名批评。今年1月25日,该栏目播出了独山“古韵布依、水上下司”项目的融资事件。

  报道称,独山下司镇请上海的一家专业设计院编制了可行性报告,准备搞一个“古韵布依、水上下司”特色旅游区,总占地面积6800亩,包括基础设施、景区、民宿生活区、养生中心等,总投资5.86亿元,建设周期两年。

  可行性报告给镇里算了这样一笔账:现在游客5万到8万,建成以后游客可增加到60万,能够解决一千多个就业岗位,特别能够解决贫困户五百多个就业岗位,每年的收入在9100多万元以上。

  但是,对财政收入只有2000多万元的下司镇来说,无论是资金还是管理运营,都根本无力支撑该项目。为此,2016年2月26日,该镇专门成立了贵州独山喀斯特生态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喀斯特公司”),该公司只是一个融资平台,并没有钱,要完成这个项目,只能靠举债借钱。

  经过施工方浙江江凯市政园林有限公司介绍,喀斯特公司与上海和瀚金服公司商定,由后者通过私募基金的方式帮前者融资5亿元,期限三年。

  《焦点访谈》称,下司镇并没有调查过上海和瀚金服公司的背景,便与其合作。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5年检察机关就发出过风险提示:上海和瀚金服公司公示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

  2017年8月,双方签了合同。上海和瀚金服公司开始代销私募基金。资金确实陆续进入喀斯特公司的账户,但是5个月后,项目便停了下来。上海和瀚金服公司称,募集有点困难,要慢慢来。2018年10月,该公司发函称,下司镇的这个私募基金被交易所东金中心停售了。至此,一个靠举债建设的近6亿元项目因为资金断裂导致整个项目停工。

  除了上述项目,独山县的影视城等,也均未取得预期效果。

  多只融资产品面临违约

  今年6月,《证券市场红周刊》援引知情人士信息透露,近期独山县展期(即有方案的延期)的资管产品金额约为10亿元,至少涉及9只定融、私募、资管计划和信托。当地政府、卷入其中的机构均对后续兑付方案讳莫如深。

  投资人王琪(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17年,他在中投在线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投在线”)的推荐下,投资了独山的一个融资产品,该产品现在面临违约可能性。

  相关《认购协议》显示,该产品名为“西南交投2017年定向融资工具”,发行人为贵州西南交通投资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曾用名为“独山交通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西南交投”)。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5月,位于独山县百泉镇。

  该产品期限为24个月。产品利率分四个档次,其中最低的A档,金额20万元(含)~50万元,预期年化收益率为9.0%,最高的D档,金额为300万元(含)以上,预期年化收益率达到10.2%。

  《中国新闻周刊》从相关《担保情况》中看到:独山县国有资本营运集团有限公司为西南交投发行不超过一亿元人民币的“西南交投2017年定向融资工具”提供全额无条件的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独山县国有资本营运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5月,是独山县政府批准和授权成立的国有独资有限责任公司,是县政府授权的政府投资主体和国有资产经营主体。其保证担保的范围为:定向融资工具产品持有人因持有本次发行的定向融资工具产品而对发行人享有的债权本金、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实现债权与担保权利而发生的费用等。

  王琪称,10月15日前后,西南交投和承销商中投在线面谈了一次,中投在线反馈称,西南交投建议延期兑付,但中投在线未同意该要求。“我投资的产品,今年11月中旬即将到期,是否会如期兑换仍未有定论。”

  西南交投董事长谢斯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该产品还不确定能否如期兑付,但现在正在积极协调中。王琪也表示,西南交投也向投资人承诺,会尽量想办法如约兑付,但现在资金未到位。

  多位相关投资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他们多只投向独山县的产品出现违约问题。这些产品包括西南交投2017年定向融资工具、中经宏熙政信三号私募基金、坦沃资产政信305号私募基金、2017独山飞凤湖定向融资计划、好期瑞金21号私募基金等。

  一位投资人说:“这些产品到期后均未能按期兑付,有的经投资人同意,投资人和融资方签订了延期协议,有的融资方未经管理机构和投资人大会认可,单方面延期或展期,构成实质性违约。”

  这些投资人来自全国各地,有的家庭因为产品违约造成生活困难,多位投资人表示,现在独山县解决债务的问题多采取“付息不还本”的方法,且利息也多处于拖延支付状态。

  基于目前独山的经济情况和沉重的债务危机,多数投资人对延期后是否能如约兑付顾虑重重,恐慌蔓延。

作者:yujeu


    • 热门内容
    • 网友热议
    • 精彩内容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温州视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